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他攥着那两封信,却不敢打开任何一封

小梅和小壮是社区公认模范夫妻,俩人育有一个小闺女,叫甜甜,刚满六岁。
小梅受自己父母的影响,保险意识特别强,特别是有了女儿之后,就将自己的保险受益人改成了女儿和丈夫的名字。小壮则觉得每年花那些钱供保险没必要,但是小梅坚持,他就也不再反对了。
后来,小梅发现了自己身体有异样,在网上找了各种资料之后,发现症状和癌症很是吻合,自此,小梅心里就一直提心吊胆。小梅给自己追加了保险金额,熬了近四个月才去医院检查,一查,真是癌症。
小梅一家崩溃了。小梅早有心理准备,说不治了,不浪费钱。小壮哭着说一定给她治,砸锅卖铁都治。
小梅住院了,婆婆陪护,小壮下了班和休息天也会过来。
治了小半年,家里积蓄空了一大半,婆婆已经不想坚持了,小壮还在坚持着。
又过了一段时间,婆婆已经不来医院了。
一天,小梅和甜甜打电话,打到中途,甜甜不知跑去哪里了,电话却没挂。电话那头传来婆婆和丈夫说话的声音。
“你赶紧把她接回来,再住下去,你们这房子都得卖了!”
小壮不肯,“我说了砸锅卖铁也给她治,哪怕卖房子都要给她治好了!”
婆婆暴躁的声音怒起,“放你的P!治得好我能不给她治?问题是那病治得好嘛!你嘴皮子动动卖房给她治,卖了房你住哪儿,甜甜住哪儿?跟我回乡下?她不用读书了?你这么年轻,以后还得再找个,没了房子,哪个女的能跟你?!你老婆现在是半条命吊着,说走就走,她一走,苦的就是你!”
小梅听见小壮哭了“那不治可怎么办呀?我也不能看着她去死啊。”
小梅听见这话,心就凉了半截。她原本就是不打算治的,等她走了之后,那笔保险金也够小壮把甜甜养大了。可是她自己有放弃的想法,并不代表能受得了放弃的话从小壮的口中说出来。
小梅又听见婆婆说“你把她接回来,咱们好好对她,她想吃什么就买给她吃,想要什么就给她什么,顺着她点脾气,这样她以后走了,也算是咱们家对得起她了。”
小梅再听不下去了,她把手机塞到枕头底下,捂着被子大哭。
第二天,小梅出院了,是被小壮和婆婆接走的。主治医生说不建议回家疗养,可婆婆还是坚持。
回了家的头一个月,小壮和婆婆确实对她“很好”,只是小梅的心已经凉了,再也热不回来了。小梅很多时候想将保险受益人改成甜甜一个人的名字,在甜甜未满十八岁之前,这笔钱由自己父母代为保管。可每当她快要下定决心的时候,又会觉得有些对不起小壮,毕竟小壮给她治了这么长时间的病,而且她确实对小壮有感情。
可她这样的想法没持续多久就下定决心将保险受益人改成了父母和甜甜的名字。
因为小梅发现,小壮在婆婆夜以继日的“循循善诱”下,变了。
在这个家里,小梅总能偶尔听见婆婆的窃窃私语,她也能听见婆婆时长教唆女儿远离她,更是每天在小壮耳边说她的坏话。小壮一开始也会反驳,可婆婆说得多了,小壮就不再回嘴了。也因为工作上的原因,小壮变得易怒暴躁,对小梅再没了什么好脸色。
一天晚上,小梅躺在床上想喝水,可家里没热水了,小梅就让小壮去烧一点。小壮不太愿意,磨蹭了半天,小梅气得推了他两把。因为这点小事,小壮爆发了,将小梅掀翻在地。
当晚,小壮睡在了客厅。
第二天,小梅联系保险公司,将保险受益人改成了自己父母和甜甜。
其实小梅对小壮还抱有希望,她想着,要是小壮在接下来的日子对她好些,就算不给她治疗,她也会将保险受益人加上他的名字。可这不过是小梅自己想法而已,没过几天,小壮就因为保险的事情和小梅大吵一架。
原来小壮在家里发现了小梅的存折,只是里面的钱都已经没有了。小壮在银行有朋友,托朋友查了一下,发现那笔钱被用来买了保险。再去保险公司一查,保险受益人还没有他的名字。小壮立刻气炸了,回家和小梅大闹一场。
“你的主意倒是打得好啊,我们家给你治病,你自己偷偷买了保险,写的是你爸妈和甜甜的名字!”
小梅抽泣,“我本来是写的你和甜甜的名字,可你看看这些天你对我做的事,听听你妈在背地里说的那些话,我怎么放心把我的卖命钱就这么放到你们手里?那些钱,是将来给甜甜当嫁妆的,我爸妈只有她这么一个外孙女,不会贪她的。”
“那我呢!你就不想想我!”小壮歇斯底里。
没过多久,婆婆也加入了“战场”,两人对小梅围追堵截,无非就是要小梅将保险受益人改成小壮和甜甜的名字。
小梅心力交瘁,干脆闭眼装睡,不闻不问。小壮气急,将房里能砸的都砸了,婆婆更是趁机打踹了小梅好几下。
接下来的一个月,小梅和小壮母子俩彻底闹翻了,婆婆不给小梅做饭,也不准她动家里的米面肉菜,更是拘着甜甜不让她靠近小梅,连说话都不行。小壮也是横眉冷眼,一句话不和小梅多说。小梅没办法,自己点外卖,可是外卖来了,只要是婆婆开门,就会把外卖丢进垃圾桶。小梅本就被病痛折磨,加上这样闹腾,几天下来,瘦了十多斤。
婆婆每天都恐吓她,她如果再不改保险受益人,就将她卷铺盖扔到桥洞底下去。
有时候,小梅真想立刻死了算了,可她又不甘心,不甘心就这么死。
又过了两天,小梅精神快不行了,婆婆和小壮竟然一反常态,对她又嘘寒问暖起来,婆婆给她做了一大桌好吃的,还将甜甜往她怀里推,小壮也跟她道歉,说前些日子是他犯浑,如今醒悟过来了。
小梅知道他们打的什么主意,一开始,是用硬来的手段,后来发现不起作用,而且她病情越来越严重,说不定哪天就死了,她一死,保险受益人就更改不了了。于是,就换了方法,改成软攻,想用这种手段达成目的。可小梅的心已经是一汪死水,再也活不过来。
小梅要求和小壮单独说会儿话。婆婆以为小梅要松口,急忙的就将甜甜带了出去,留小梅和小壮两人在家。
小梅看着小壮看了会儿,眼眶就湿润了,“这段时间,我都觉得你换了个人,我记得你以前对我挺好的,从没有这样逼过我。”
小壮面色有些不自然,“那是因为你以前也会为我考虑,可你看看你做的这件事,哪有半点想过我,想过我妈?真是让我寒了心。”
小梅心里忍不住苦笑,到底是谁让谁寒了心。
“你放弃吧,随便你把我扔桥洞底下还是哪个地方,我不会改受益人的。我现在就是等死了,但我就是死,也要让我女儿以后过得好好的。”
小壮怒了“你改成我的名字能怎么样!甜甜是我的女儿,难道以后我能亏待她,能害了她嘛!”
小梅再不言语,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很糟糕,心理状况更加糟糕,她什么也不想说。
第二天一早,小壮准备最后再努一次力,他调整好心情,保证自己是和颜悦色的样子,走进了房间。
小梅死了,死于癌症。
最终,小梅也没改保险受益人。小梅的骨灰,小壮和婆婆没要,是被小梅的妈妈带回去的。小梅的妈妈哭得很伤心,她和小梅爸爸也没钱,为了小梅已经将自己的养老钱都搭进去了。但凡他们有点钱,也不至于让小梅就这么走了。
小壮和婆婆回了家,甜甜还不知道妈妈已经不在了,抱着小壮的腿问妈妈去哪儿了。小壮把自己关进房间哭了一场,躺在床上,却发现枕头底下有异物。扯开一看,竟是一份保险单,不是之前的那一份,而是另一份,金额要少一些,可上面的保险受益人却只写了小壮一个人的名字。
随着保险单,还掉出了两封信,一封是当初他写给小梅的情书,一封是小梅留给他的遗书。
小壮攥着那两封信,却不敢打开任何一封

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384 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