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乾坤袖》讲述中国古玩诡异秘闻,有些事可以不信...

小子不才,游戏笔墨之时写了一部还在更新的老年间古玩故事集《古玩笔记》,承蒙诸位爷台厚爱,鼎力支持捧场,已然付梓,看着书卷欣喜之余不由汗颜,欣喜的是还有那么多朋友们能喜欢老时年间那些传统文化和古玩趣味、市井风情人生百态。汗颜的是,总感觉故事集各方面有待于提高,那么多有待于发掘的古玩传奇故事,应该让它们重见天日,再次回到朋友们的眼中。这才对得起诸位朋友们的支持厚爱。

  于是特做此长篇古玩悬疑惊悚系列谜案故事《乾坤袖》,以飨大家!

  天有七政,星有四余,咱们老年间的故事也合着天地正道,因而故事里写了七件(套)价值连城的绝世珍宝,七宗恐怖诡异的离奇凶案,七个错综复杂扑朔迷离的谜团,及那些或庄或诙、或悲或喜、有始无终的解谜推理。历史与近代,传说与真相,无辜冤魂与可怖凶手,令人不寒而栗的重重罪恶与锲而不舍追踪侦破,尽在乱世风云波谲云诡中一幕幕上演……

  拙笔荒才,努力成文,您诸位看着好的,多捧个场,小子在此拜谢!



                   1111111111222222222.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大神点评264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3:01 显示全部楼层
楔子:


  天上乌飞兔走,人间古往今来。沉吟屈指数英才,多少是非成败。富贵歌楼舞榭,凄凉废塚荒台。万般回首化尘埃,只有青山不改!

  一首杨老先生的残词说罢,咱们言归正传。

  说起古玩行的故事,汗牛充栋浩如烟海,自打北宋末年成行立规,历经千年损益补充,行里的规矩、讲究透着神秘,甭说外人,一般刚进行的,连门儿都摸不着。这就是老话说的“隔行如何山”,三百六十行里,哪一行也有些秘不外传的规矩讲究,有些是师门的忌讳,有些个是“不可为外人道也”的规矩。

  比如古玩行买卖交易最核心的一幕,便是议价,而古玩行的议价跟旁的行业不同,单有一番讲究,行里俗称:“袖里乾坤”! 这可不是“袖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那种说法,您说的那是老年间的酒行。

  所谓“袖里乾坤”,就是古董行里交易的双方,不能明说价格,毕竟有些古董价比黄金,不是买萝卜白菜,也不知哪朝哪代兴起的规矩,买卖双方重要把手放在袖筒里,搓、捏、握、拿,讨价还价一言不发,全靠手指头“诉说”明细,玩的就是茶壶煮饺子——心里有数,所以行话叫“袖里乾坤”。

  而内行人了然的“袖里乾坤”作为古玩行的核心“议价、交流、识别身份”的规矩之一,当然平日就不足外人道也,也成了古玩行轻易的不传之秘,而它本身,在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神秘莫测之中,也有了另外一番意思……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3:27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卷 死亡金像





  一 乱世明古阁




  一九三七年,鬼子就进了中原,先打开卢沟桥,后打开山海关,火车道就修到了济南。那年天时挺正,可一进七月,谁也没料到,《辛丑条约》以后一直驻扎在北平外30多年一向“相安无事”的日本军队,就对着宛平城开了炮!

  老中国大难临头,北平城里一向安分守己、慢悠悠过着日子的老少爷们全傻了眼。那些有权有钱醉生梦死的老爷大人们一溜烟儿拉家带口纷纷南逃,溜之乎也。四九城里,往年正准备热热闹闹过中秋的老少爷们懵了,肉市、菜市、果子市都停了业,城外头的不敢进来,城里的老少爷们不敢出去。

  烽火连天、枪炮轰鸣中,北平陷落。还有些经历过八国洋鬼子攻进北平烧杀抢掠的老人们先是惊惧,后来恢复如常,继而沾沾自喜地跟孙男弟女们说:“闹去吧!庚子年八国洋鬼子都不行,单一个日本小鬼儿能蹦跶几天?咱们北平城是天子帝都,风水宝地,多大的乱子也过不去仨月!”话是如此,可这都三四年了,东洋小鬼们,还荷枪实弹占着老北平呢。


  现而今的北平城里,市面零落百业萧条,琉璃厂也不例外,老话说:盛世古董乱世黄金。这么个年月,没钱的吃了上顿没下顿,有钱的跑的跑躲的躲,谁还有那闲工夫玩古董?


  街西头三间门脸儿的明古阁依然像往常一样,早早下板开了门,大伙计小伍短衣小帽,手里提溜着灰布掸子,把昨夜落满了灰土的檐柱、窗户、门面扫的干干净净,不大会儿就累的一脑袋热汗,看看老掌柜贵爷背着手缓缓走出来,他赶紧小跑过去,低头问安:“老掌柜的,您瞅,水坐上了,一会儿开了就沏茶。”


  贵爷没言语,站在门口,一双昏花老眼眸子依旧明亮,从东头看到西头,足足仨来回,可街面上半个人影也没有。

  轻轻叹口气,贵爷掏出块帕子揉揉眼开了口:“哎,小日本一来,咱们算是倒了霉。见天开门可就是不开张!小伍,”他回头看看敦厚老实的伙计,仿佛发问又似乎自言自语说:“买卖买卖,有买才有卖,这可好,开门不是为了卖东西,反而成了必得遵循的老祖宗留下的规矩,甭说这个点儿,这一天天的,客人在哪儿呢?”

  小伍不敢接话,只小心翼翼引导着贵爷往东间走,因为那里紫檀雕花的八仙桌上,摆着他无冬历夏爱喝的小叶茶。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3:50 显示全部楼层
这年,贵爷已然奔七十了,虽比行里梁老太公还差一辈,可头十几年早已退养在家,对家务和生意,他不再操心。每天不是在家养养花溜溜鸟,就是溜达到后门桥的茶馆,会会老朋友,再不然就是来铺子里转转,看看这座由他一手创办的明古阁。


  他这辈子活得值,打小从玉田县背着个破被窝卷来京城闯荡,人机灵,也自立要强,一头扎进古玩行里足足快五十年。先在格古堂做了八年小伙计,跟着掌柜的学了看瓷器、古玉,后来求爷爷告奶奶,去扫云山房学了五年古籍书画鉴赏,青年时期,自己出来夹包袱跑街,吃尽苦处,积攒了眼力人脉阅历和无数人情世故,中年上咬咬牙,决定不领东,自己个儿掏出半辈子积蓄,开了这家明古阁,自己经营旱涝保收,着实震惊了行里。这份心气和能耐,满街桶子打听打听,在琉璃厂那是蝎子拉屎——独一份儿。


  只是不知祖坟风水关碍还是贵爷命中后嗣不旺,先后娶了三房媳妇儿,也没生下个一男半女,愁的贵爷把送子娘娘座前的跪垫都快磨破了,中药西药吃了无数,行里行外的人,逢灾遇难他都仗义相助扶危济困,还是不济事。后来,许是贵爷行善积德一片虔心感动上苍,老天爷不愿好人绝嗣,中年时,贵爷去山西淘货遇险,收了个健健康康的半大小子,又聪明又壮实,便把他带回家认做儿子,视如己出,取名董仪周,把全身本事倾囊传授,董仪周长大后贵爷又给他成了亲,正式把明古阁交给他经营。


  董仪周做买卖比贵爷还成,明古阁经营的也挺红火,只是奇怪,后嗣也不旺,溜溜儿到了30来岁,才生了个大胖小子,官名董无忌。等有了大孙子,贵爷悬了很久的心才算真正落了地,一向在贵爷面前战战兢兢提心吊胆的董仪周,也总算给了老父亲一个交代。


  得了大孙子,贵爷高兴的无可无不可,全家皆大欢喜,他也终于能过上别家老太爷那种含饴弄孙的日子,对这块宝贝疙瘩,全家人视如掌上明珠,贵爷更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切老北平爷爷待孙子那套:娇、宠、惯、养,贵爷更是有加无已。生生差点把个董无忌给养成个少爷羔子,幸而小董天资聪颖,本性仁厚善良,加上出身古玩世家,耳濡目染学了不少杂七杂八的“学问”,来往的也是知书达理的居多,所以尽自他身上小毛病不少,可大处一点不差。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4:16 显示全部楼层
日本鬼子一来,全乱了套。贵爷怕出事,把家里女人全打发回了乡下生活,自己领着儿子董仪周、孙子董无忌在老北京过日子,几年以来,爷儿仨相依为命,日子还得过下去。


  “无忌呢?”贵爷刚端起紫砂壶抿了一口,感受着嘴里的醇厚芬芳,突然想起这半天还没见着孙子。正收拾博古架的小伍赶紧回头答道:“掌柜的去串货场了,早晨听说少爷说,他要跟小赵和梦珊去中山公园。看时候也该回来了。”


  贵爷闻言一怔,搁下小茶壶起来,念念叨叨:“这小子,说是看见给日本老师鞠躬就有气,学堂里教的那些,还不如我在家教的。不上学就不上学吧,怎么见天见的出去疯跑不着家?!外头又是日本人又是汉奸的,出了事儿还得了!我就怕他那个性子,早晚惹出祸来,你快去找找他。”


  “别找了,爸。大天白日的,能出什么事儿?”一挑帘子,走进来个中年人,拿起布掸子抽打身上灰细布大褂,一张长方脸浓眉大眼挺精神,透着和气,陪笑说:“您以为他都多大了,还整天圈在家里。十七八的大小伙子啦,闷也闷坏了。正好前阵子梦珊他爸收了几张董文敏的扇面,正好叫无忌见了她问问成色。”


  见儿子回来,贵爷又坐下了,拿起小茶壶抿了口嗔怪说:“他才多大?十七八了也是我孙子!我老了,还没得他的济呢。你总说他成日介不干正事,好好的孩子都叫你训成避猫鼠了,在家能不闷?”

  “是是是,全是我的错。爸。”董仪周哭笑不得赶紧给老爷子茶壶续水,他知道,但凡聊天说话,对儿子无忌有一星半点的埋怨,老爹跟护犊子的老虎一样,非得仗着老迈年高的架势把他的话全怼回来,别看他是执掌铺面的大掌柜,在家里地位,着实比不过儿子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4:28 显示全部楼层
听着老爹喋喋不休说着车轱辘话,董仪周正襟危坐陪笑不语,他心里有数:这买卖看起来这些年没什么人,光出不进,仿佛有点坐吃山空的架势,可古玩行能跟卖萝卜白菜的菜市一样吗?哦,天天开张,天天卖货,那叫菜市!百业萧条,一条街、一座城、甚至整个华北、半个老中国都是如此,干着急也没用。平常日子口也有时候几个月不开张,可一开张,赚得够半年吃的呢。再说,您这儿天天开张,一条街上其他铺子一点生意没有,别人不瞅着眼红?在行里还能待下去么!

  即便坐吃山空,光铺子里的货底子和秘藏在家里地窖的物件,也足够全家人吃个几十年,北平城六朝古都,数百年天子京城,谁家铺子还没点值钱的宝贝?外头瞧着素朴,靠着铺子里的流水进出账目生活,其实暗地里的财力都能跟银行、当铺差不多,这就叫包子有肉不在褶上。

  其实这些事儿贵爷也都有数,不过人一上了年纪嘴就有点碎,老北平的习俗,老爹教训儿子那是天经地义,所以贵爷接长不短就来铺子里给董仪周“念念经”。


  念叨了半天,又喝了几口茶,贵爷舒服多了,歪头问:“这外头有什么好呢?我的大孙子,怎么还不回来,可别出什么事儿吧……”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4:42 显示全部楼层
二 噩耗



  “阿嚏!”董无忌被新端上桌的冰酪中丝丝甜凉之气熏得鼻子发痒,忍不住打了个
  喷嚏,“这是谁又念叨我呢。”他抽抽鼻子埋怨,望着眼前冷玉凝脂、晶莹翠润点缀着
  松子仁、葡萄干的第三碗冰酪,尽管肚子实在吃不下了,可眼还没饱呢,引得嘴里正在
  大嚼火腿什锦酥的赵大头乐不可支,转头问摇着泥金小扇咯咯直乐的柳梦珊:“小柳你
  瞅瞅!你还当他是乱世才子呢,吃东西跟谁跟他抢似得!切!这来今雨轩做的冷饮越来
  越回去啦,七七事变之前,哪有用黄葡萄干的?那都是白的,以为老子没见过吃过似
  得!”。


  柳梦珊眉毛一挑轻叹一声,白了赵大头一眼,拿起小勺从董无忌的冰酪里挖出一块,塞进嘴里慢慢品味着酸香甜润、入口即化的美妙感觉。她摇了摇头笑道:“你们哥俩见面就掐!一天不在一块瞎闹哄就想,现在这年头,有这个吃就不错啦。大头你小点声,没瞧见那边两只狗。”说着,给董无忌递过一块粉红手帕示意他擦嘴。


  接过手帕抹了把嘴,他余光一瞥,果然见俩贼头贼脑的小子,挎着盒子炮,一身玄色短打扮,正东张西望往这边瞧呢。抬头望望,碧空如洗,比自家铺子里那块蓝宝石还鲜亮明翠,云卷云舒缓缓流动,四周静悄悄的,十几张桌子只有两三个长衫客端坐如仪,品尝着各色美味。

  “哼,怕什么?!”董无忌无所谓冷笑一声说:“这帮狗腿子跟在小鬼子后头添屁股,早晚有一天得玩完!”挖了一大勺冰酪塞进嘴里,咀嚼鬼子肉一样狠狠咽了下去。
  “玩完?那得几年?”大头撇嘴顶撞:“这都快他妈四年多啦,国军是越打越远,哎,老蒋把咱们扔在这儿自己颠了!我看呐,小鬼子得等我儿子娶了媳妇那会儿才能叫咱们赶出去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5:01 显示全部楼层
“屁话!你媳妇儿还在你丈母娘腿肚子里转筋呢!”董无忌想骂,看看柳梦珊横眉立目的样儿改了主意,立马装出老气横秋晃着脑袋说:“小日本子多大地界?咱们老中国多大地方?不说别的,单说咱们老北平就是块风水宝地!就柳叔教我的堪舆所言:天下龙脉发于昆仑,其势为三,北龙最高,中龙悠长,南龙绵远,其位势自昆仑以下,于秦岭结穴而发轫成龙,咱们北平古称幽燕,西北承燕山余脉,西南续太行之宗,东临海而南接中原,山水相依,阴阳合抱,乃成天地灵宝之区。”

  “唐人说:燕山最高,象天市,盖北干之正结。其龙发昆仑之中脉,绵亘数千里,又结北龙之余脉,以地理之法论之,其龙势之长,垣局之美,干龙大尽,山水大会,阴阳汇聚,最合法度。古今建都之处,莫过于幽燕也!再者说,中华五百年必有王者之兴,小日本子算个屁!屁大点的地方,占了咱们老北平就以为咱们必得向他们俯首称臣?姥姥!我就不信咱们这么好的中华大地,这么大的国家,众志成城,能叫小日本子站住脚!”董无忌滔滔不绝说的热闹,连周围座上的几位食客也听住了。

  “得、得、得!我的小爷!您快歇歇吧,说的我一脑袋糊涂糨子!”大头忍不住望着柳梦珊嗤笑:“小柳,你瞅瞅,这小爷家里本就是倒腾那些唐宋元明老古董的,装了一肚子古记,还架得住跟你爸成日介子曰诗云外带着什么算命风水的学?听他的口气,简直跟大学堂里那些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差不离,我说小爷,您呐干脆直接染白了头发跟那些老夫子们一块教书得了,可别在世路上说认识我,不介显得我大头交往的都是什么人呐!”

  柳梦珊听着他们斗嘴,一面苦笑打量着远处的五色坛、红墙、黄瓦、金殿、铜鼎、汉白玉的梁柱和耸翠欲滴峥嵘茂盛的绿树、花圃,在青天红日之下显得格外沉寂与落魄,像是凝固时光中被封冻的标本。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5:16 显示全部楼层
来今雨轩的填漆匾额落了灰,风光不再。倒回去四五年,这里还了得?无冬历夏来此雅集聚会的各界文人雅士、官僚学者熙熙攘攘,更增添了些许典雅从容的风度,燕大、清华、北大各色俊秀学生们也携手来此,享受点故都大气而淡然的文化气氛。
  只是如今……
  “你俩都住口,快吃,没瞧见有人瞅咱们?”柳梦珊皱了眉。

  董无忌随手扔了勺子,瞅瞅柳梦珊和赵大头,拧着眉毛问:“咱还怕他们看?随便!原来说要走咱一起走,可你俩能走,我怎么走?我爷爷一辈子攒下一座明古阁,我爸又老实成那样。我是家里独苗,一走了之,让我爷我爸怎么活?梦珊为了这还跟我怄气,其实你爸现今不就混的还不错嘛。大头,你舍得这座北平城么?”

  “舍得舍不得的,到哪儿不是混呐!”赵大头羡慕董无忌手里那块手帕,眨眨眼用袖子抹抹嘴,掏出盒大双刀,叹口气:“俗话说盛世藏古董,乱世买黄金!你们古玩行都那样了,我姥爷那玉器行还不干啃窝头?这年月,想活得硬气、痛快,难!”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奶兔网 2019-8-1 18:45:36 显示全部楼层
“我爸?董无忌你说这话没良心!你俩以为我跟我爸没吵?”柳梦珊杏眼圆瞪撸撸袖子大声说:“打小鬼子一进来我就叫他随政府南迁,他呢,牛脾气书呆子味儿!成天说燕大里头图书啦、文献啦没人管不成,再者同事们都走了,校务谁操持?靠那几个美国人?哼,就上个月他那日本同学来我们家,死说活说的请他参加什么文化考察团,我爸愁了好几天,还不是跟着去了?你以为他想落个汉奸的骂名!”

  “呵呵,你急啥呀!”董无忌把手帕递回去无奈笑道:“咱们呐,凑合活着呗。反正学校我是不去了,见了日本教师得鞠躬,成天介听那些嘀哩咕噜的日本话,小爷烦!”

  “那你就这么漂着?你爷你爸俩老古板不得天天训你?还不如跟带上小柳跟我上保定呢,听人说,保定西边就有八路……”

  仨人七嘴八舌一嚷嚷,果然引起了不远处俩汉奸的注意。俩人晃悠过来,正听见赵大头吐沫星子横飞,说“……啥考察团?我看小日本就没憋什么好屁!小柳,你可……”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 0 关注
  • 0 粉丝
  • 384 帖子